木鬼

盾铁all铁,过激铁右,妮妮和复联一辈子

【盾铁】伟大的爱情都有个美好的开始 1

学院AU的小甜饼 
就想写傻乎乎的年轻人谈恋爱的故事

0.
伟大的爱情都有个美好的开始。

就像人们基本认知中的那样,紧张到冒傻气的对白啊,空气中的粉红泡泡啊,眼神里的化学反应啊之类。

“Stark同学,你应该知道大摇大摆地闯进礼堂,打断别人讲话是禁止的,就算是你也不能例外。”

“例外正是我的中间名,这位多管闲事先生。”

——这就是属于stark和rogers的美好开始了。

1.
说真的,tony觉得这事不能怪他。

他刚刚度过一个最糟糕的早上。比醒来之后发现床上躺着一个他完全不记得名字的女孩还糟糕。

昨天晚上他突如其来的灵感让他在实验室待到两点半,迷迷糊糊地晃回宿舍时心里想的还都是他的图纸。

所以他今早在听到rhodes电话的时候,只想砸了尖叫的手机然后把自己埋回枕头里面。

“你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跟我说。”

“伙计,你发誓不会忘了小辣椒进入学生会后的第一次演讲的。如果你还想看到明天的太阳的话,我建议你在十分钟内赶过来。”rhodes显然是压低了声音,鉴于旁边有个马上就要把手里的铅笔折断的pepper。

“……操。”

这也就是为什么学生会长steve rogers的开场词会被打断了。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看那个还在与自己外套做抗争的入侵者。把外套穿上的tony显然意识到了自己举动的不合适,他决定用自己的魅力来解决这个。“嘿先生女士们,我有打扰到你们的演讲吗?”

pepper终于还是折断了那支铅笔。

2.
最终伟大的rhodes打断了tony和steve的争吵并把全校最有名的天才拖回了宿舍。一天之内拯救tony两次的rhodes决定要从他那里拿一张黑卡犒劳一下自己。

“我恨rogers。”tony在床沿上气鼓鼓地坐下。“就算他有闪瞎人的金发和Dcup的胸肌。”

“嗯嗯。”rhodes打开电视,心里盘算着自己的黑卡计划。

“你根本就没有在听,对吧。”tony索性瘫在沙发上,打算跟rhodes一块欣赏那场球赛。

“哦拜托!他为什么不传给汤普森!”第十四分钟rhodes冲着电视机怒吼,并把一个啤酒罐扔到屏幕上。

他的天才舍友抬头看了一眼,没好气地说:“显然威廉姆的位置更好,而且数据上看他的准确率更高。传给他的得分率要比汤普森高百分之七。况且这才第一节,他们在第三节扳平比分的几率高达百分之四十。”

“什么??”

“很明显这支球队想打小球战术,这是个很明智的决定,考虑到对方平均年龄偏大。所以体力好的年轻人会在三四节有更多的机会。”

“你懂篮球?”

“拜托,我从十一岁上高中起就被迫跟你一块看篮球,规则战术还是懂的。而且数据上讲,他们现在的战术赢面更大。”

“不得不说我很吃惊。但这次你和你的数据错了。我当了七年中锋,我知道这战术是错的。”

tony挑挑眉:“想赌吗?一百刀。如果他们保持现在的战术,最后会领先至少二十分。”

“Deal.”

四十分钟后,rhodes咬着牙递上了一百刀,并暗自下定决心除了那张黑卡之外,他还要狠狠地坑tony一把。

3.
“我?篮球队顾问?请告诉我你是在开玩笑。”

“很遗憾并不是。我们学校的篮球队要在下个月对战九头蛇的,我们必须把握最大的胜算。而rhodes跟我保证你的数据会对我们有很大帮助。”fury坐在校长椅上,看着面前满脸不敢相信的年轻男孩。

操他的rhodes!一百刀而已!

“……我怕会影响到我的学业课程。”

“别耍花招,stark。你的物理教授告诉我你整个学期一共去上了六次课,其中四次在中途睡着。”

“那是因为他的课太无聊了!而且我每一次考试都是满分通过!况且,”他不自觉地扬起下巴,“篮球队雇不起我。”

“这就是我们要商量的。你觉得一个自己的实验室怎么样?你不用半夜偷偷摸摸溜进去做实验的哪种。”fury从抽屉里摸出一把钥匙,对tony挤挤那只仅剩的眼睛。

tony的眼神明显亮了一下。

“你可以尽情地提要求,如果你能保证球队胜利的话。”
“好极了。我一直想尝尝你的咖啡——对,就是你桌子上的这种。我查过了,很难买到但是提神效果很好。——两袋,我猜刚好是你存货的余量?”

fury一瞬间有想把人扔出窗外的欲望。

4.
棕发男孩抱着臂,严肃地看着他的室友。

“rhodes,我们有笔账要算。”

“什么账?我让你有了一个私人实验室,两袋fury的私藏咖啡和更多约会拉拉队女孩的机会?不用谢我。”

“我不需要当顾问也可以泡到拉拉队女孩——总之,别耍赖,我知道rogers是篮球队队长,你就是想看我们俩吵架而已。”

rhodes难得认真地放下手中的游戏机,转过头来对着tony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没错,我就是。”

与此同时。

“你确定?stark?要来给我们当顾问?tony stark的stark?”

bucky翻了个白眼:“第六遍,是的,我确定。我在三天前听rhodes说过,今天fury亲口跟我确认了,让我转告你。”

“我们不需要一个物理天才来计算篮球的运动弧线和弹射角度。”

“说真的,steve,放下你的偏见,说不定tony会是个很好的顾问。你知道他看球赛已经七年了,这几乎要赶上你了。那些概率计算会对我们有帮助,况且rhodes说他对战术很有研究。你也想狠狠地踢红骷髅的屁股,对吧?”

steve沉默了一小会儿,接着他说:“他还是有考察期,对吧?”

“是的。但是很长,一个月那么长。比赛结束之后你可以决定他的去留。”bucky啃了一口他的李子,“不过我倒希望他尽早走人,我可是听到拉拉队女生已经在议论他了。”

5.
第二天晚上steve在画室里耽误了些时间,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但话说回来,十点以后对这位作息规律的学生会长来说就算是很晚了。

十点。steve很确定这不是一个喝醉的好时机。

他揉了揉眉心,看着已经在地板上睡死的rhodes和勾肩搭背着互相灌酒的tony和bucky。

真的,barnes,说好的希望tony尽早走人呢。

bucky很快发现了他,他拍着tony的肩大笑着对他说:“你不知道tony多么有意思!我们之前为什么从没这样过来着?”

大概是因为你俩忙着争夺学校第一花花公子的交椅,实在是没时间跟对方喝酒谈心。

“ca——ptain.”tony回过头咧嘴笑着,敬了个极其不标准还带着点痞气的军礼。

这时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是tony背后的游戏机,光线随着屏幕上场景的变化忽明忽暗。steve第一次发现tony的眼睛是焦糖色的,光线从他的后方打过去,使他的脸部轮廓模糊而柔和,他在酒精的作用下失去了大部分时候刻意表现出来的混蛋气质,眼神里剩下的那部分骄傲和锐气也变得不那么令人不适。况且,他露出的笑,对于一个stark来说过于孩子气和坦诚了。

“我送tony回宿舍。”鬼使神差的,steve开口说。

bucky神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别告诉我你和他从来没碰过面。”

“没有。他住在几楼?”

“你们俩的作息时间真是完全错开了。tony就住在隔壁。”

tbc.

算概率的梗来自少年谢尔顿,很可爱的一部剧
所有篮球相关的知识都是我瞎编的
大概中篇吧

【虫铁】I,the god 下

灭霸之战以后,peter死亡以灵魂形式出现,tony在PTSD和自责下把自己关进工作室里,他身边的人都在担心他。结局算是HE。


我只觉得心口一阵钝痛。拜托,就只别是这个!
灵魂再回人间——这是上司特别叮嘱绝对禁止的事。那个老家伙甩着白金色的头发说:“记住,哪怕一小会儿也不行!”而且上天保佑,我可是蝉联了几百年的业绩第一!
我试图鼓起勇气拒绝那个男孩,可在看到他眼睛都那一刻,我瞬间泄了气。那双浅棕色的眼睛里闪着的光简直和他爱人的一模一样。我是说,我不是爱追言情剧的女孩子,但我就是没法拒绝这个!
“好吧,好吧——但是孩子,记住,我可是为你违了纪!”
男孩笑起来。现在我大概是知道那个漂亮的男人为什么愿意答应这个不到他年龄二分之一的男孩了。
“谢谢您,先生!那么我——”
“别着急欢呼,孩子。我不得不告诉你这个——他是看不见你的,也听不到你的声音。我很抱歉,但是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最好的程度了。”
“哦。”男孩棕色眼睛里的失望停留了一瞬,“哦。但我能触碰到物体的,对吧——像电影里演的那样?”
“……当然。”再见了,我的年终奖。
我打赌男孩这会儿一定在心里尖叫“耶”了,鉴于他露出了一个恋爱中的傻乎乎的笑来。
“谢谢您!”他握住我的手,手心的薄茧让人觉得安心,“peter parker,先生。”

————————————————————————

男孩——现在应该是peter了——在复仇者大厦睁开眼睛的时候大概是午夜。他花了三十秒理清了事情的经过,又花了十秒接受它。
我有意使peter在tony stark的房间醒来。蜷缩在床上的男人还是战时的样子,连伤痕都未愈合,只是黑眼圈又重了一些。他紧紧捏着被子的一角,想要皱眉却牵动了眉心的伤口,终于露出一个令人心疼的表情来。
peter轻轻念了一声恋人的名字,快步走到他床边。
大概是觉察到有人靠近,tony捏着被角的手更收紧了,整床被子都被拽得向他身前聚拢,以至于露出主人背部的一大片青紫来。
我的心随着那一片青紫的显露颤了颤,终于决定去看看小胡子男人在做什么天杀的鬼梦。
梦境里的天空是凝固的血液的颜色,鲜血的气味毫无预兆的涌入鼻腔。tony穿着残破的盔甲,独自站在堆成山的尸体和扭动的机械怪物中间。
peter也在那个梦里。事实上,他就在tony的面前,被自己的蛛丝捆住,脸上的恨意几乎要具现化。饶是活了几千年的我,也未曾见过那么透彻纯粹的恨意。
“你本能挽回的!都是因为你,复仇者才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男孩带着最狰狞的表情将责怪和谩骂扔向tony,直至血块滑入他的喉咙,堵住了那些声音。
我花了些时间让自己从那个荒谬的梦里挣脱出来,开始理解peter跟我说过的话——关于tony的背锅问题什么的。
现实里的男孩极尽温柔的将被子给恋人盖好——如我所说,灵魂是能触碰到物体的——在他额头上虚虚地印下一个吻。

tony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Friday曾在早上试图叫他起床,结果一个被扔到摄像头上的枕头告终。SI总裁在清醒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朝着天花板质问Friday为什么不在八点叫他起床;而且他发誓他看见尽心尽力的好管家把摄像头偏向了另一边。
peter在tony床边坐了一夜。灵魂不需要睡眠,他就硬是盯着tony的脸从晚上看到中午。等tony醒过来,男孩就摇着尾巴(对,我绝对看到他的尾巴了)跟着他到了餐厅。tony是穿着工装裤和背心睡觉的——大概是在结束了工作直接躺倒在床上了——这挺可惜的,我本来还期待着peter看到恋人换衣服的场景会脸红到什么程度。
“Friday,今天上午跟政府的会议——商量战损的那个——通知延期了吗?”tony走进厨房,把咖啡豆熟练地倒入咖啡机里。
“romanoff女士已代您参加了会议。一切进展——超乎想象得顺利。”
tony笑了一下,已经想象出红发女特工是如何跟那些政府官员交涉的了。

“我不知道你在减肥,铁罐。”胖特工走进来,一把夺走tony手中的咖啡,“早午餐就是一杯咖啡?哇哦,”他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来,“我以为你爱死了甜甜圈和你的小肚子。”
“闭嘴吧肥啾。我可不想像你一样被肥肉裹住。”tony反击——这是个好兆头,peter想,起码意味着他不再沉浸于那些情绪中了。
“队长给你准备了午饭,现在出去吃,”natasha用一个眼刀让clint把“嘿那是肌肉”咽了回去,“会议的情况Friday都跟你汇报了吧。”
tony明智地放弃了那杯咖啡,乖乖溜出厨房去客厅吃饭。
“别硬抗,tony。”走到女特工身边时,他听到语气可以称得上温柔的这么一句,“你知道你不是一个人。那不是你的错。”
tony僵了一下,假装没听到地走开了,脚步有几乎不可察的慌乱。
nat深深吸了口气,从紧身衣里掏出手机。“pepper,虽然我很不愿这么说,但是我们搞不定他。”
电话对面的声音听起来很镇静:“已经大厦楼下了。”

————————————————————
这就是为什么tony正百无聊赖地在马里布的别墅里做填字游戏。他的CEO直接把行李搬到了大厦,还顺带安排了一架直升机。“你得离开工作间一段时间。马里布是个不错的地方。”
她送他上飞机的时候眼里的镇静被什么击破了。“做你一切想做的,”金发美人的眼神里几乎是哀求了,“只是别再伤害自己了。”

peter理所当然地跟着他来到了马里布。男孩很明显为恋人心态的好转而开心着。他几乎表现得像一个陷入爱情的普通高中生了。
SI总裁在落地窗前做那些过于简单的填字游戏的时候再一次险些被PTSD控制。我用了些小手段让他挣脱出来。peter一直守在他身边,固执地拥抱着他,动作得小心翼翼好像tony真的能感受得到。
tony花了些时间平复自己的呼吸,然后走到酒柜旁拎出一瓶酒。这显然是他的习惯——鉴于他动作的熟练性——度过PTSD后用一瓶酒来犒劳自己。
peter跟着他的恋人来到了沙滩上。tony选了一块低矮的岩石坐下,用牙齿咬住瓶口扬起头。我很高兴他拿的是瓶红酒,没有人能让白酒如此快速的滑过喉咙还安然无恙。
他灌酒的时候眼角是红的,焦糖色的眸子上蒙着一层水雾。我很确定那不单单是因为酒。
peter这时候停止了他无意义的拥抱和亲吻。他在tony面前的那片沙滩上蹲下来,手指在柔软的沙子上划出痕迹。
“Mr.Stark。”
他写。
小胡子男人的酒瓶从手中滑落。他有些颤抖。
peter把沙滩上的字迹抹去,继续写着。
“我是peter。”
tony轻轻地念着这个名字,用上了点疑问的语调,声音沙哑得厉害。
“别慌,你看不到我,但是我一直在你身边。”
这是谎话。但tony眼角的泪马上就要落下来了。
“很抱歉最后还是没听你的话。”*
“别责怪自己,好吗?那不是你的错。你救了整个世界,一点损失是不可避免的。”
“所有人都很担心你,我也是。”
“我不能陪着你了,你有复仇者,有pepper和rhodey,他们都很关心你。”
“你没有令任何人失望,更没有人责怪你。”
“我现在要走了,而你得振作起来。答应我。”
男孩写到这抬起头来,看见面前的男人点了一下头。他笑起来。
“我爱你,tony。”
他再次拥抱住tony,亲吻他翘起的卷发。男人也伸出手来试图拥抱一个灵魂,令人惊奇的是,他的手和peter的腰背曲线完美地贴合。
他们是如此习惯对方的拥抱和爱。
一团海风闯入tony的怀里,温暖而潮湿。
“我也爱你。”
tony最终还是在那团海风的拥抱下哭了出来。海浪把眼泪连同peter的字迹一同淹没。
——————————————————————————

一个月后。

复仇者大厦星期五的晚上照常是吵吵嚷嚷的电影之夜。natasha一手端着酒杯,倚在柔软的沙发里看男孩子们争论看007还是魔戒。
“惊声尖叫。”她最后说。
没人敢出声。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她想,那个酒杯就会变成自己最后见到的东西。
“嘿tasha,我猜今天该我选电影了?你觉得哈利波特怎么样?”tony从电梯中走出来,把自己扔进沙发里,并顺手从clint的碗里拿一粒爆米花丢进嘴里。
natasha最先缓过神来,她晃晃酒杯里的红酒,笑着说,好的,就哈利波特了。
clint抱住他的时候tony装作嫌弃地拍拍他的背。clint松开手说:“只是感动于你把我们从惊声尖叫里拯救出来。”
steve和rhodey看着他露出一个“欢迎回来”的笑。

end.

彩蛋1
我最终还是得到了一笔丰厚的年终奖,因为上司在tony回到电影之夜的时候跟我一起抱团痛哭来着。

彩蛋2
小胡子男人在某一天出现在我面前。
我装摸做样地放下茶杯,切换到神专属神圣声线:“stark,你可能会疑惑……”
接着我听到斥力炮充能的声音。
“是的,老头子。非常疑惑,所以你最好给我解释一切事情。顺便说,我不相信天使和神那一套。”
“tony!!!”
我眼睁睁地看着我四十年前刚收的天使风一样卷过去扑向tony stark并开始吻他。
考虑到那个天使是peter parker,这个情节合理得很甚至很令人感动。

真end

*指前文里大战之后tony对peter说stay with me但peter还是死了。



前半段是复联三上映之前写的,所以剧情和复联三半点关系都没有,战斗场面和结果全部虚构,如果最终与复联四雷同,作者立刻自杀。
特别喜欢复联全员都在关心妮妮的感觉。他值得这个的。

【虫铁】I,the god 上

声明:他们属于彼此,OOC都是我的
第一视角,一个神仙帮小虫完成愿望的故事。接复联4,算是吧,大概……私心觉得还是挺甜的
看了预告片的产物

————————————————————

01
    如你所见,我是一个神。

    别慌,我不是人间所传说的那种无所不能,掌握人生死的神,那样的神在几百年之前就已经消失啦。

    至于我,只是一个负责实现人愿望的小神罢了。

    鉴于能来到天堂的都算是善人,上司决定给他们一个实现愿望的机会。在踏入天堂之门前,每个人被允许说一个愿望,而我,则负责根据这人的生前表现,来决定是否实现他的愿望。

    听上去是一件不错的差事,对吧?我带着暗搓搓的期待上了任。但仅仅是第二天,我就悲哀地发现当时爽快答应的自己是多么愚蠢——雷神的蕾丝内裤啊,为什么一个善人能提出那么稀奇古怪的要求!

    但凡人们怎么说来着,习惯成自然。我适应得挺快,毕竟上司分派的任务,不得不认真做好。但我依旧觉得大部分人的愿望可笑又不可理喻。

    那天来这里报道的人不多,我格外清闲。于是我准备做一顿久违的下午茶——嘿,别批判我,神也是可以享乐的好吗——但那个小男孩毫无预兆地出现在我眼前。
    男孩看起来很迷茫。他踩了踩脚下软乎乎的云,露出一个只有十六岁孩子才拥有的疑惑表情来。

    “请问,先生,”他迟疑地走过来,向我搭话,“这是哪儿呢?”

    我放下手里的茶杯,清清嗓子,摆出一副傲慢的架子——看在他漂亮脸蛋的份上,我原谅他扰了我的下午茶。“年轻人,我很遗憾地告诉你,这里是天堂。而我,是个神。”

        男孩的棕色眼睛黯淡了一瞬。他迟疑地回答,“哦……哦。好的。我明白了。”

        我挑了挑眉。我本以为他会崩溃地哭出来,甚至抓着我的衣领伸出拳头——像我对付的上一个十六岁男孩那样。而他算得上冷静的表现让我没忍住好奇,偷偷查看了一下他的死因。

         画面的开始是一个带着手套的紫色怪人。一群奇装异服的凡人——等等,那是雷神吗——试图夺过怪人的手套,但却无一例外地被击飞出去,包括那个像是雷神的家伙。

        接下来是一段漫长的打斗场景,鲜血充斥了整个画面。

        而流血的那群人,我想我得叫他们英雄。

        有很多人倒下了,但是站着的人从未曾停下。他们眼角的泪稀释了血液,嗓子里发出最嘶哑愤怒的吼声,但他们未曾停下。

        男孩也站在英雄们当中,被一次次的击飞,再坚强地扑回战场。他红色的战服没有一处是完好的,裸露的皮肤到处是伤痕,灰尘和血液可怕地附在那张年轻的脸上。
我跳过了这一段——我是说,没人可以完整地看下来而保证不失态。我直接去看战争的结尾。

        一具残破不堪的金红色盔甲缓缓降落到地上。男孩安静地卧在盔甲的怀里。很快盔甲的面罩打开了,我才知道,那是一个男人。一个留着精致小胡子,却同样也是遍体鳞伤的漂亮男人。

        哦,我想我记得他。他是在刚刚到战斗中最勇猛的——在那群不要命的人当中最勇猛的。哪怕是作为一个机器人,他也太过拼命了。拼命地仿佛他痛恨自己一般。我也记得男孩在他身后悲哀而声嘶力竭地叫着“tony”,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掐住脖子摔在地面上。

        男人的眼中闪着水光。

        拜托了,peter,别。Stay with me。他说。

        他的眼睛那么大而透亮,看进去,就不忍心拒绝他一切的要求。更别提他带着恳求的语气。

        但男孩太累了。他只来得及露出一个有气无力的微笑——那个微笑悲伤但温柔。接着画面一片漆黑。

        我从那些画面和自己的情绪中挣脱出来,才意识到我和男孩之间已经沉默了很久了。男孩像是迷失了在他的回忆里,眼神涣散地越来越厉害。

        我选择率先开口。“我刚刚看了你的记忆。”我发觉自己的嗓音沙哑得厉害。

        男孩怔了一下。他沉默了好一阵,终于,脸上浮现出一个苦笑:“我又拒绝他了。”

        “是啊。那确实是一双难以拒绝的眼睛。但你也没办法。我是说,生死这件事,谁控制得了呢?”
“他会把所有的错都揽到自己身上的。”

        “……他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人。”他在战斗的时候那么勇敢而骄傲。

        “不,你不了解他,先生。”男孩的五官都痛苦地扭曲起来,仿佛在忍住不流下泪来——他看起来已经习惯了忍住自己的泪水。

        “他会固执地认为一切都是他的错,认为他亏欠我,亏欠所有人。他可能表面上面色如常,但他会这样的。接着他会尽其所能地试图补救并且折磨自己,而且没有我在他身边,他会越来越严重的。”

        男孩说完后眼泪已经成功地从眼眶流回了心里,那张少年的脸上只剩下令人心疼的坚强和悲哀。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他与同龄人,甚至大多数凡人相比都有太多不同。我有一种预感,不管他提出多么过分的要求,我都会答应的。

        “好啦,别伤心了大男孩。这里有一个给你的惊喜。现在你可以说一个愿望,我来负责评判,并很大几率上,实现它。”

        男孩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一丝晴朗来——上天保佑,他要是再一副先前的表情我就要有负罪感了。

         “哇哦,谢谢您。”他几乎是想都没想地,“我想去人间一趟,马上就回来。”

        “我得去告诉tony,别责怪自己,还有,我爱他。”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