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鬼

盾铁all铁,过激铁右,妮妮和复联一辈子

【虫铁】I,the god 上

声明:他们属于彼此,OOC都是我的
第一视角,一个神仙帮小虫完成愿望的故事。接复联4,算是吧,大概……私心觉得还是挺甜的
看了预告片的产物

————————————————————

01
    如你所见,我是一个神。

    别慌,我不是人间所传说的那种无所不能,掌握人生死的神,那样的神在几百年之前就已经消失啦。

    至于我,只是一个负责实现人愿望的小神罢了。

    鉴于能来到天堂的都算是善人,上司决定给他们一个实现愿望的机会。在踏入天堂之门前,每个人被允许说一个愿望,而我,则负责根据这人的生前表现,来决定是否实现他的愿望。

    听上去是一件不错的差事,对吧?我带着暗搓搓的期待上了任。但仅仅是第二天,我就悲哀地发现当时爽快答应的自己是多么愚蠢——雷神的蕾丝内裤啊,为什么一个善人能提出那么稀奇古怪的要求!

    但凡人们怎么说来着,习惯成自然。我适应得挺快,毕竟上司分派的任务,不得不认真做好。但我依旧觉得大部分人的愿望可笑又不可理喻。

    那天来这里报道的人不多,我格外清闲。于是我准备做一顿久违的下午茶——嘿,别批判我,神也是可以享乐的好吗——但那个小男孩毫无预兆地出现在我眼前。
    男孩看起来很迷茫。他踩了踩脚下软乎乎的云,露出一个只有十六岁孩子才拥有的疑惑表情来。

    “请问,先生,”他迟疑地走过来,向我搭话,“这是哪儿呢?”

    我放下手里的茶杯,清清嗓子,摆出一副傲慢的架子——看在他漂亮脸蛋的份上,我原谅他扰了我的下午茶。“年轻人,我很遗憾地告诉你,这里是天堂。而我,是个神。”

        男孩的棕色眼睛黯淡了一瞬。他迟疑地回答,“哦……哦。好的。我明白了。”

        我挑了挑眉。我本以为他会崩溃地哭出来,甚至抓着我的衣领伸出拳头——像我对付的上一个十六岁男孩那样。而他算得上冷静的表现让我没忍住好奇,偷偷查看了一下他的死因。

         画面的开始是一个带着手套的紫色怪人。一群奇装异服的凡人——等等,那是雷神吗——试图夺过怪人的手套,但却无一例外地被击飞出去,包括那个像是雷神的家伙。

        接下来是一段漫长的打斗场景,鲜血充斥了整个画面。

        而流血的那群人,我想我得叫他们英雄。

        有很多人倒下了,但是站着的人从未曾停下。他们眼角的泪稀释了血液,嗓子里发出最嘶哑愤怒的吼声,但他们未曾停下。

        男孩也站在英雄们当中,被一次次的击飞,再坚强地扑回战场。他红色的战服没有一处是完好的,裸露的皮肤到处是伤痕,灰尘和血液可怕地附在那张年轻的脸上。
我跳过了这一段——我是说,没人可以完整地看下来而保证不失态。我直接去看战争的结尾。

        一具残破不堪的金红色盔甲缓缓降落到地上。男孩安静地卧在盔甲的怀里。很快盔甲的面罩打开了,我才知道,那是一个男人。一个留着精致小胡子,却同样也是遍体鳞伤的漂亮男人。

        哦,我想我记得他。他是在刚刚到战斗中最勇猛的——在那群不要命的人当中最勇猛的。哪怕是作为一个机器人,他也太过拼命了。拼命地仿佛他痛恨自己一般。我也记得男孩在他身后悲哀而声嘶力竭地叫着“tony”,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掐住脖子摔在地面上。

        男人的眼中闪着水光。

        拜托了,peter,别。Stay with me。他说。

        他的眼睛那么大而透亮,看进去,就不忍心拒绝他一切的要求。更别提他带着恳求的语气。

        但男孩太累了。他只来得及露出一个有气无力的微笑——那个微笑悲伤但温柔。接着画面一片漆黑。

        我从那些画面和自己的情绪中挣脱出来,才意识到我和男孩之间已经沉默了很久了。男孩像是迷失了在他的回忆里,眼神涣散地越来越厉害。

        我选择率先开口。“我刚刚看了你的记忆。”我发觉自己的嗓音沙哑得厉害。

        男孩怔了一下。他沉默了好一阵,终于,脸上浮现出一个苦笑:“我又拒绝他了。”

        “是啊。那确实是一双难以拒绝的眼睛。但你也没办法。我是说,生死这件事,谁控制得了呢?”
“他会把所有的错都揽到自己身上的。”

        “……他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人。”他在战斗的时候那么勇敢而骄傲。

        “不,你不了解他,先生。”男孩的五官都痛苦地扭曲起来,仿佛在忍住不流下泪来——他看起来已经习惯了忍住自己的泪水。

        “他会固执地认为一切都是他的错,认为他亏欠我,亏欠所有人。他可能表面上面色如常,但他会这样的。接着他会尽其所能地试图补救并且折磨自己,而且没有我在他身边,他会越来越严重的。”

        男孩说完后眼泪已经成功地从眼眶流回了心里,那张少年的脸上只剩下令人心疼的坚强和悲哀。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他与同龄人,甚至大多数凡人相比都有太多不同。我有一种预感,不管他提出多么过分的要求,我都会答应的。

        “好啦,别伤心了大男孩。这里有一个给你的惊喜。现在你可以说一个愿望,我来负责评判,并很大几率上,实现它。”

        男孩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一丝晴朗来——上天保佑,他要是再一副先前的表情我就要有负罪感了。

         “哇哦,谢谢您。”他几乎是想都没想地,“我想去人间一趟,马上就回来。”

        “我得去告诉tony,别责怪自己,还有,我爱他。”
tbc.

评论(2)

热度(25)